»»»點我了解《造生基abc》



 
市場新聞!
進入網友聚會!
選讀特區
圖表!
休閒育樂!
休閒育樂!
進入政治議題!
廣告說明
懸賞公告
關於168
張貼者: 168雲端法律事務所
時間: 2020/6/6 下午 03:23:00
標題: 老翁專欄:寵壞法官 是老百姓自找的報應
內容:
翁立民專欄
寵壞法官 是老百姓自找的報應

上一期我寫了一篇《各大媒體內戰互鬥 誰是新聞浪人?》談到法官不守法、拒絕遵守司法院釋字第509號釋憲意旨,而誰敢在法庭談到釋字第509號、誰就是冒犯法官…。以上這一段話,新聞同業迴響很多,因為上過法庭的同業們紛紛恍然大悟。

▲我突發奇想 進行法庭實驗
幾天前,我因為揭發南山人壽弊案被告出庭,在某一個法庭突發奇想,進行一項法庭實驗,我要強迫法官守法,因此我問法官是否願意遵守釋字509號,請法官表明態度,如果法官拒絕採用509號,我就要引用民事訴訟法33條,以法官有偏頗之虞為理由,聲請法官迴避。
結果,呵呵,真的是個刁民,給法官出難題。當場法官說要尊重合議庭三位法官的意見,因為現場只有一名法官辦理準備程序,不能立即答覆我。

▲法官總是說:要問合議庭
我沒放鬆,接著追問法官,能不能明確給我一個裁定,讓我知道答案…。法官還是一樣的答案:要問合議庭。
我不滿意,接著問:那麼合議庭時,會不會就是終局辯論、突襲式判決?如果我不知道法官要不要傳證人、要不要用509號,我如何規劃我的攻擊防禦方式?
法官還是一樣的答案:要問合議庭。
於是我請法官轉告合議庭,我需要這個裁定。

▲這一天 我剝奪法官的調查權
其實還有一些瑣碎的細節,比方法官一開庭就問雙方是否同意由法官調查證據,此時一般來說,打官司的雙方都會同意,因此會走向前去在同意書上簽名,同意法官調查證據,但是我有個創舉,這一次我坐在位置上,不上前簽名,全場都在看我,好像我非要去簽名不可。

▲我偏不簽名 抗議廢話空話大話
我偏不簽名,過去幾十場官司,我都簽了,我曾經授權給法官,但法官沒有忠實的行使權力,這一天,我決定剝奪法官的調查權,讓法官坐在辦公室當閱卷的讀者就好,用不著他們調查,反正他們根本不懂要怎麼調查證據。
我請法庭記載我的發言,我大約是這樣說的:這個法院審理南山人壽案,過去曾有法官湯美玉的法庭、法官游悅晨的法庭,全部要我同意法官調查證據,全部都是廢話,你們不想調查證據就不要問我這些空話。

▲刁民又窮又臭 權貴客氣有情
以上過程,是根據我的體驗得出的轉變,比方說最近一年半的期間,南山人壽控告我的報導妨害名譽,一口氣控告我六個案子,從地院打到高院、目前已經被九個法庭審理、並被七個法庭判我敗訴,但是這七個法庭沒有一個法官遵守釋字第509號,每一個法官都在鬼混,反正他們判了就判了,不守法又怎樣?即使我上訴成功也不能把法官怎麼樣,法院就是討厭新聞媒體,法官還沒有審理就帶著敵意,新聞媒體個個都是又窮又臭的刁民,反觀權貴商人派出的律師對法官比較客氣,而且法官跟權貴商人的律師大部分都有遠近情誼,只不過他們在法庭上裝模作樣,我們看不出來而已。

▲我主張媒體自律 反對法律干預
但是我們難道這樣就怕了嗎?當然要反覆抵抗,直到法院改正為止,新聞媒體就是為了改良國家而存在的,如果這樣就怕了,那就是新聞界的米蟲。
對於媒體,我主張自律、反對法律,我認為有權審判媒體的只有讀者,其他權威都不應該干預。面對行政立法司法,三權如此強大,第四權的新聞業本來就很脆弱,我從來不因為擔心官司敗訴而出賣消息來源,我已經為了保護新聞而輸掉30場官司了,但是我仍抬頭挺胸見人,因為這是媒體自律的《新聞勳章》,這是媒體的本份,法院的裁判太低俗,我根本看不起法院!

▲釋字509號 法官都不守法
這18年來我所承受的30多場法庭判決,沒有見過任何一個法官遵行509號,我經歷的每一個法庭幾乎就是等著我說明如何查證,但是如果要解釋查證的對象,就必須暴露消息來源、並危及作者,我們對消息來源有保密與保護的義務,一般法官不懂這個道理,而大法官懂了,所以才有釋字第509號的誕生。

▲媒體不必出賣消息來源
釋字509號就是《憲法》告訴法官,媒體不必出賣消息來源,媒體不需要自己證明報導為真實、經過證明真實不罰、媒體所提證據資料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不罰、舉證責任在檢察官或自訴人而不是媒體、法院有發現真實之義務而不是媒體。
可是法院根本不《鳥》大法官,誰敢在法庭主張509號、誰就是冒犯法官。

▲我的法庭實驗 另外還有創舉
我的法庭實驗,這次除了強迫法庭要遵守司法院釋字第509號所規範要件之外,另外還有創舉,就是要求法庭遵守《憲法訴訟法》第38條、和第89條。我之所以說是創舉,是因為《憲法訴訟法》是108年1月4日明令公布,大部分的律師和法官都不知道有這個法律,即使知道,這個法律也還沒實施,實施的日期是民國111年1月4日。
雖然還沒實施,但是法理原則,過去散見於各處,一般常用的定義是來自釋字185號,而《憲法訴訟法》則是做個歸納,

▲我智商低 惹惱法官是不智的
根據《憲法訴訟法》,司法院大法官組成憲法法庭,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案件。而《憲法訴訟法》第38條就是說明大法官釋憲文,有拘束各機關及人民之效力;各機關並有實現判決內容之義務。
此外《憲法訴訟法》第89條:憲法法庭就法規範見解所為之統一解釋判決,各法院應依判決意旨為裁判。
所以法院審判,不但應受釋字第509號拘束,並有實現釋字第509號的義務,如果在審理與判決既不受拘束、也不服從義務,自屬違背法令,那種判決就是無效的。
每個人都知道,惹惱法官是不智的,所以寵壞法官就是老百姓的業障報應,我自己冒險去受這個罪,大概是我的智商低吧。





(第 1  篇) 168雲端法律事務所  於 2020/6/6 下午 03:25:00  說:



(第 2  篇) 美國臺灣州  於 2020/6/6 下午 03:28:00  說:

哪黨不通過
法院參審團+全程攝影
那黨就死無葬身之地


(第 3  篇) 168雲端法律事務所  於 2020/6/6 下午 03:55:00  說:

雲端法律事務所 群組遭摧毀

《雲端法律事務所》過去一個月建立的 Line群組於5/31日晚間遭到《翻群機》攻擊,所有讀者都被踢出,群組全毀,即日起重新建立群《雲端法律2庭》新群組,歡迎讀者加入。
《雲端法律事務所》由黃璧川律師主持,歡迎全球律師加入論壇,本事務所提供 Line群組,歡迎報紙與網路讀者加入。
Line 網址:
https://line.me/R/ti/g/q5_nWqC1sj





(第 4  篇) 總編輯翁立民  於 2020/6/7 下午 02:47:00  說:

翁立民專欄 5
各大媒體內戰互鬥 誰是新聞浪人?

《168周報》今年12/4日就屆滿10年,《168網站》也即將滿19歲,19年來我們經常有震動全國的代表作,其實都是四面八方的線上記者、與退休記者經常供稿。

這是因為許多線上記者的好新聞常被自家媒體封殺,而退休記者常有珍貴新聞無處發表,168於是成為漏網新聞的版圖。

這星期又有一篇尷尬又無處發表的新聞投稿給我,我看了看,不方便在報紙發表,於是張貼在《168網站》,主要內容是說明台灣幾個大媒體《內戰互鬥》的內幕,歡迎您以手機掃描本文章的二維碼,閱讀《新聞浪人專欄》。
網址:https://pse.is/SGRLT

▲我仍遵守戒律 不打新聞同業
這一篇《新聞浪人專欄》披露某一家雜誌社亂七八糟的新聞紀律,這家雜誌社六個月前曾經發表專題攻擊過我本人,他們在專題發表前的確有打電話向我求證,他們的採訪態度粗魯無禮,當場被我訓斥一頓,我有全程電話錄音,曾經想要公開,又無法逾越同業道德界線,因為30多年前我就被前輩記者告誡,《新聞同業不能打同業》,因此我始終遵守戒律,只監督社會動態,不攻擊新聞同業。

▲猛轟三立、年代、壹電視
以下我簡述這一篇《新聞浪人專欄》:有一家雜誌社,因為台面上的總編輯不看稿,所以遇到新聞官司可以不負責任。而台面下還有一個隱姓埋名的黑牌總編輯,由於雜誌社沒有披露她的姓名,所以遇到新聞官司她也不必負責。既然如此,總有人要負責吧?沒錯,都是小記者自己承擔法律責任!

正因為上層總編輯不必負責,所以他們就大膽攻擊新聞同業,猛轟三立、年代、壹電視…,黑白雙煞總編輯,聯手替雜誌社老闆到處樹敵創造仇家,搞得自家老闆被玩、被黑、被糟蹋,而這兩個惹是生非的黑白總編輯卻是其樂無窮!

▲互相攻擊 某些媒體老闆炒地皮
這幾家媒體互相攻擊什麼呢?文章中說是某些媒體老闆炒地皮。

這家雜誌社有什麼資格指控別的媒體老闆炒地皮?這就很可笑了,這家雜誌社的老闆難道沒有在上海炒地皮嗎?難道他家老闆是憑商業本事取得財富的嗎?他家老闆併購媒體的時候,在上海的一塊地就立刻被優待升等,一口氣取得的財富等於是畢生賣食品的好幾百倍。

再講下去,故事還很多,恐怕老闆們每個都很難看了,但是到處搧風點火的黑白總編輯,卻繼續幸災樂禍,看老闆倒楣取樂。至於新聞媒體的任務,誰還在乎呢?

▲媒體不怕法律 總該自律吧!
媒體的功能是監督政府、以及守望社會萬象,司法院大法官的釋字509號的保護,給予媒體極高的舉證責任退讓,而即使法律向媒體退讓,自律仍應該牢牢綁住媒體的道德底線。

我是信奉新聞自由的,只要讓我確信消息是真實的,我根本不理會誰要提告,所以我的新聞官司琳瑯滿目,除了去年打贏教育部的新聞官司獲得《四連勝》之外,其他官司是敗多勝少。

▲我主張媒體自律 反對法律干預
對於媒體,我主張自律、反對法律,我認為有權審判媒體的只有讀者,其他權威都不應該干預。面對行政立法司法,三權如此強大,第四權的新聞業本來就很脆弱,團結尚難以對抗三權迫害,怎麼有餘力業內互鬥。


我從來不因為擔心官司敗訴而出賣消息來源,我已經為了保護消息來源而輸掉30場官司了,但是我仍抬頭挺胸見人,因為這是媒體自律的《新聞勳章》,這是媒體的本份,法院的裁判太低俗,我根本看不起法院!

▲不敢走法院 那就別幹這一行
我對於作者和編輯的保護,一向主張:「文章是我看過的,經過我修改文章、下標題,不必通知原作者,直接刊登在報紙上,符合媒體通例,所有責任由我承擔。」

請問,你們這些怕上法院、怕負責任的總編輯們,你們真的愛惜媒體的神聖任務嗎?你們怕被告、推諉責任給小記者,你們這種長官,都是什麼貨色?

▲釋字509號 法官都不守法
我在前述談到,司法院釋字509號給予媒體退讓,但是我經歷三十幾個法庭的審判,沒有見過任何一個法官遵行509號,我判斷是法官拒絕使用509號,當然法官也可能是智能不足、或可能是學習能力太差,但是考得上法官的人應該不是弱智或低能,唯一的解釋就是法官不守法。

我經歷的每一個法庭幾乎就是等著我說明如何查證,我只要說明了就沒責任了,但是如果要解釋查證的對象,就必須暴露消息來源或是作者,這種事情我不能幹!

▲台灣新聞環境 其實非常惡劣
一般通念總認為台灣是一個新聞自由的國家,法律給予極高的保護,事實上根本是個誤解。真實狀況是:台灣基於政治煽動的需要,所以法律只對政治言論容忍,但是對於政治以外的言論,法院態度是極為苛薄落伍的。

▲要打就打吧 誰敢先動手?
所以509號就是《憲法》告訴法官,媒體不必出賣消息來源,媒體不需要自己證明報導為真實、經過證明真實不罰、媒體所提證據資料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不罰、舉證責任在檢察官或自訴人而不是媒體、法院有發現真實之義務而不是媒體。

可是法院根本不《鳥》大法官,誰敢在法庭主張509號、誰就是冒犯法官,你看法院這麼爛,新聞自由的條件這麼惡劣,新聞同業是不是任重而道遠?再加上媒體普遍虧損與貧困,呼吸都很困難了,還有空閒彼此打內戰嗎?

好吧,要打就打吧,誰敢先動手,其他同業群起而攻之,我贊成!





 


Flag Counter
本站是美國註冊之國際網址,相關報導內容謹遵美國法律並接受註冊當地法院之管轄。
文章發表時,即代表作者同意將出版利益贈與本網站。
總編輯24小時申訴:0927-787033